美文集锦

2016-03-24

吴郡横山顶舍利灵塔铭

隋·严德盛


  窃以至理无言。非言无以寄理。玄踪无体,非体无以明踪。然则八十种好呈应身之妙。三十二相表化质之妍,至如献土童儿,聚沙稚子,尚获无穷之报,犹成莫尽之因。况撒身命重财,崇诸圣业者矣。但树因之最,无过起塔,崇福之重,讵甚建幢。

  而银青光禄大夫、吴郡太守李显者,乃华阳杞梓,江汉芳兰。夙布素诚,少匡王国,吐纳风雷之际,出处朱紫之庭,縻爵峻于其身,隆基茂於往叶。温良洽于郡国,孝友睦于闺门。建节赞治,张振化风。门虽望族,世载公卿。安仁乐智之心,无违终食。谦明惠厚之德,造次必存。仍共奖劝郡部官人。奉为皇帝,皇后齐王,六宫眷属,各舍七珍,同崇八福。

  在郡城之西山顶上,营造七层之宝塔,以九舍利置其中。金瓶外重,石椁周护。留诸弗朽,遇劫火而不烧;守诸不移,漂劫水而不易。时有龙华道场比丘法首者,岁居龆龀,即起逾城之心;年将志学,仍持航海之操。自离亲舍俗三十许年。洞识苦空,明闲法要。诚心内发,冥梦外酬。

  时闻此山是古之佛殿。乃共于此所,成斯胜业。愿宝铎常摇,法轮恒转。舍生回向,归心上通有顶之天,傍及无边之地。同离生死之苦,俱成涅槃之乐。其辞曰:相焉是灭,法矣非生。盖缠虚萃,渴爱徒盈。不无不有,何体何名。业风既息,法水便清。以兹胜地,令德来持。功施合矩,化动成规。如云出岫,状月临池。清流不倦,贻铭无疲。虔心局体,同归共慕,施彼七珍,崇斯六度。下被群品,上资天祚。万福壮严,千灵辅护。少宣令问,待秀苗聚。轮转三有,驰流六通。独善非德,兼济为功。俱成法雨,用息尘笼。

大隋大业四年,岁次戊辰九月辛未朔,八日戊寅立铭。吴郡司户严德盛制,文司仓魏瑗书。

 

 

重修行春桥记

宋·范成大

 

  太湖日应咸池,为东南水会,石湖其派也。吴台越垒对峙两涘,危风高浪,襟带平楚,吾州胜地莫加焉。石梁卧波,空水映发,所谓行春桥者,又据其会。胥门以西,横山以东,往来憧憧,如行图画间。凡游吴中而不至石湖,不登行春,则与未始游无异。岁久桥坏,人且病涉,向之万景亦偃蹇若无所弹压。过者为之叹息,豪有力之家,相过环视莫恤,漫以诿之官。前令陈益、刘棠皆有意而弗果作。淳熙丁未冬,诸王孙赵侯至县,甫六旬,问民所疾苦,则曰:“政孰先于与舆梁徒杠者?”乃下令治桥,补覆石之缺,易藉木之腐,增为扶栏,中四周而旁两翼之,岁十二月鸠工,讫于明年之四月,保伍不知,工徒不预。邑人来观,欢然乐成而已。今天下仕者,视剧县如鼎沸,屏气怵惕犹俱不既。侯于此时,从容兴发,盖亦甚难,四乡之人,不能出力倾助者,至是始有愧心,则相与商略:他日将作亭其上,以憩倦游者。尚庶几见之,今姑识治桥之岁月,亭成,将嗣书云。侯名彦真,安德全,旧名彦能,隆兴元年进士擢第后改今名。桥成之明年,日南至资政殿学士,通议大夫,提举临安府洞宵宫范成大记。

 

 

重建越城桥记

明·张习

 

  吴邑西南,横山之下,衍石湖之水而东注者曰越来溪。溪之上,湖之澨,有石桥名来溪桥,又谓之越城桥。盖今之新郭,即春秋时勾践筑城以伐吴之地。城堞仿佛具存,而桥与之尤近,故名。桥之创,未可据,所可验者,重建于前元之至正,再修于国朝永乐之乙未,风激湖波,旦夜淘啮,岁久渐圮。邑令文侯,为令之三年,政妥民安,常号于众曰:“王政之一事,非杠梁之谓乎?间颓而未举,伊谁之任乎?”有以是桥白者,侯即首捐俸资以率,邑之愿助者听。选民之耆而良者徐衢等董其事。仍谕以其风波冲荡之故,坠碇提杙,务力倍蓰坚固。经始于成化乙亥五月之前朔,落成于明年庚子六月有六日,崇广若干丈,视旧各加以尺计者二,旁增石栏,下袤石址。由是人之所履,物之所载,咸出焉入焉而无少窒也。佥感候之德,以习为邑人,授于石庸记焉。考诸成周之言曰:“辰角见而雨毕,天根见而雨涸;雨毕而除道,水涸而成梁。”此有司济人分内事也。夫何政不古,若司民社者,视治道梁成事为泛常,故民往往有病涉之叹;况吴为泽国,舟楫之所通行者!侯颖敏好古,勇于为义,凡诸废弛,必举而新之。则他日为我国家谋猷之远大,岂不犹之治一邑也邪。侯名贵,字天爵,辽阳人,成化乙未进士。兹奉天章,召人宪台,司风纪,并系此所以慰民去思之概云。

 

 

 

石  湖

明·李流芳

 

  石湖,在楞伽山下。寺于山之巅者,曰上方,逶迤而东,冈峦渐夷,而上下起伏者,曰郊台,曰茶磨,寺于郊台之下者,曰治平。跨湖而桥者,曰行春,跨溪而桥,达于酒城者,曰越来。湖去郭六十里而近,故游者易至,然独盛于登高之会,倾城士女皆集焉。

  戊申九月,余与孟髯同游,值风雨,游人寥落,山水如洗,著履至治平寺,抵暮而还。有诗云:“客思逢重九,来寻雨外山。未能凌绝顶,聊共泊西湾,茶磨风烟白,薇村木叶斑。谁言落帽会,不醉复空还?”山下有紫薇村,髯尝居于此;今已作故人矣,可叹!

 

 

《石湖志》总叙

明·莫震纂  莫旦增修

 

  石湖在苏州盘门外一十二里,上承太湖之水,下流遇行春桥以入于横塘,南北长九里,东西三四里,北属吴县灵岩乡界,南属吴江县范隅乡界,盖两县交会之间也。当飚风倏起,云涛雪浪振动林麓而雾雨空濛之际,则四顾莫辨,如在混沌中。迨风止波平,则一碧如镜,其横山上方、茶磨、拜郊台诸峰如屏如戢,如龙蛇狮象,浮青滴翠,气势与湖相雄,两涘皆幽林青树,绿阴团团。而村居野店、佛祠神宇高下隐见。至其桥路逶迤,阡陌鳞次,洲渚远近,与夫山舆水舫之往来,农歌渔唱之响答,禽鸟鱼鳖之翔泳,皆在岚光紫翠中变态不一,殆与画图无异,故号“吴中胜景”。丁晋公、范崇公皆创别业于此,而真孝两朝皆有宸翰之赐,至今为湖上光。是以历代人才踵生不绝,仕者以功业显,隐者以文行著,而古今名笔若诗若文崖镌野刻者亦多。其良辰美景,好事者泛楼舡、携酒肴,以为游乐无间远近。说者以为与杭之西湖相类。然西湖止水,游者必舍舟于十里之外而又买舟以游,不若石湖之四通八达无适而不舟也。每岁清明,上巳、重阳三节,则游者倾城而出,云集蚁聚,不下万人,舟舆之相接,食货之相竞,鼓吹之相闻,欢声动地以乐太平,此则西湖之所无也。

  《大明一统志》云:石湖在府城西南一十二里,连越来溪,范蠡所从入五湖者。宋参政范成大随高下为亭观,湖山绝胜绘图以传,孝宗书“石湖”二大字赐之。

  《郡志》云:石湖在县西南十二里,盖太湖之一派,范蠡所从如五湖者,参政范成大创别墅于此。

龚氏《纪闻》云:范公文章政事震耀一世,其地为人爱重,石湖西南一带尽佳山水,作圃于其间颇众,往往极侈丽之观。春时士大夫游赏者,独以不到此为根,犹洛中诸圃必以独乐为重耳。按:石湖之名前此未曾著,实自范文穆公始,由是绘图以传。

  《东皋录》云:石湖山水为吴中伟观,昔范文穆公乐而居之,因自号“石湖居士”。至今钓游之迹犹约略可考。士大夫之过吴者必一至焉。又云吴郡山水近治可游者,惟石湖为最,山自西群奔而来,遇石湖而止。

  旦按:丁范二公皆居石湖,皆有宸翰之赐,后之人往往慕范而不及丁。盖古之人所以名世而不朽者,立德立功立言而已,而爵位不与存焉,若二公之于三立,考其列传自见矣。

 

 

石  湖

当代·郑振铎

 

 

  前年从太湖里的洞庭东山回到苏州时,曾经过石湖。坐的是一只小火轮,一眨眼间,船由窄窄的小水口进入了另一个湖。那湖要比太湖小得多了,湖上到处插着蟹篱和围着菱田。他们告诉我:“这里就是石湖。”我跃然的站起来,在船头东张西望的,想尽量地吸取石湖的胜景。见到湖心有一个小岛,岛中还残留着东倒西歪的许多太湖石。我想:“这不是一座古老的园林的遗迹么?”

  是的,整个石湖原来就是一座大的园林。在离今八百多年前,这里就是南宋初期的一位诗人范成大(11261193年)的园林。他和陆游、杨万里同被称为南宋三大诗人。成大因为住在这里,就自号石湖居士,“石湖”因之而大为著名于世。杨万里说:“公之别墅曰石湖,山水之胜,东南绝境也。”我们很向往于石湖,就是为了读过范成大的关于石湖的诗。“石湖”和范成大结成了这样的不可分的关系,正像陶渊明的“栗里”,王维的“辋川”一样,人以地名,同时,地也以人显了。成大的《石湖居士诗集》,吴郡顾氏刻的本子(1688年刻),凡三十四卷,其中歌咏石湖的风土人情的诗篇很不少。他是一名中国文学史上重要的田园诗人,继承了陶渊明、王维的优良传统,描写着八百多年前的农民的辛勤的生活。他的《四时田园杂兴》六十首,就是淳熙丙午(1186年)在石湖写出的,在这里,充溢着江南的田园情趣,像读米芾和他的儿子米友仁所作的山水,满纸上的云气水意,是江南的润湿之感,是平易近人的熟悉的湖田农作和养蚕、织丝的活计,他写道:

昼出耘田夜绩麻,村庄儿女各当家。

童孙未解供耕织,也傍桑阴学种瓜。

农村里是不会有一个“闲人”存在的,包括孩子们在内。

垂成穑事苦艰难,忌雨嫌风更怯寒。

笺诉天公休捣剩,半偿和债半输官。

他是同情于农民的被剥削的痛苦的。更有连田也没有得种的人,那就格外的困苦了。

采菱辛苦废犁锄,血指流丹鬼质枯。

无力买田聊种水,近来湖面亦收租。

  他住在石湖上,就爱上了那里的风土,也爱上了那里的农民。而对于他们的痛苦,表示同情。后来,在明朝弘治间(14881505年),有莫旦的,曾写了一部《石湖志》,却只是夸耀着莫家的地主们的豪华的生活,全无意义。至今,在石湖上莫氏的遗迹已经一无所存,问人,也都不知道,是“身与名俱朽”的弓,但范成大的名字却人人都晓得。

  去年春天,我又到洞庭东山。这次是走陆路的,在一年时间里,当地的农民已经把通往苏州的公路修好了。东山的一个农业合作社里的人,曾经在前年告诉过我:“我们要修汽车路,通到苏州,要迎接拖拉机。”

  果然,这条公路修好了,如今到东山去,不需要走水路,更不需要花上一天两天的时间了,只要两小时不到,就可以从苏州直达洞庭东山。我们就走这条公路,到了石湖,我们远远地望见了渺茫的湖水,安静地躺在那里,似乎水波不兴,万籁俱寂。渐渐的走近了,湖山的胜处也就渐渐的豁露出来。有一座破旧的老屋,总有三进深,首先唤起我们注意。前厅还相当完整,但后边都很破旧,屋顶已经可看见青天了,碎瓦破砖,抛得满地。墙垣也塌颓了一半。这就是范成大的祠堂。墙壁上还嵌着他写的《四时田园杂兴》的石刻,但已经不是全部了。我们在湖边走着,在不高的山上走着,四周的风物秀隽异常。满盈盈的湖水一直溢拍到脚边,却又温柔地退回去了,像慈母抚拍着将睡未睡的婴儿似的,它轻轻地抚拍着石岸。水里的碎磁片清晰可见,小小的鱼儿,还有顽健的小虾儿,都在眼前游来蹦去。登山上了山巅,可望见更远的太湖。太湖里点点风帆,历历可数。太湖光照在粼粼的湖水上面,闪耀着金光,就像无数的鱼儿在一刹那之间,齐翻着身,绿色的田野里,夹杂着黄色的菜花田和紫色的苜蓿田,锦绣般地展开在脚下。

  这里的湖水,滋育着附近地区的桑麻和水稻,还有鱼虾之利。劳动人民是喜爱它的,看重它的。

“正在准备把这一带全都绿化了,已经栽下不少树苗了。”陪伴着我们的一位苏州市园林处的负责人说道。

果然有不少各式各样的矮树,上上下下,高高低低地栽种着,不出十年,这里将是一个很幽深新洁的山林了。他说道:“园林处有一个计划,要把整个石湖区修整一番,成为一座公园。”当然,这是很有意义的,而且东山一带已将成为上海一带的工人的疗养区,这座石湖公园是有必要建设起来的。

  他又说道:“我们要好好地保护这一带的名胜古迹,范石湖的祠堂也要整修一下。有了那个有名的诗人的遗迹,石湖不是更加显得美丽了么?”

  事隔一年多,不知石湖公园的建设已经开始了没有?我相信,正像苏州——洞庭东山之间的公路一般,勤劳勇敢的苏州市的人民一定会把石湖公园建筑得异常漂亮,引人入胜,来迎接工农阶段的劳动模范的游览和休息的。

  注:郑振铎,现代作家、文学史家、文物学家,长期从事文学创作与研究以及编辑工作,时任中央文化部副部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上方山当代·周瘦鹃

 

    拟策孤筇避冶游,上方一塔俯清秋。

  太湖夜照山灵影,顽福甘心让虎丘。

  这是清代诗人龚定盦《已亥杂诗》中咏上方山的一首。上方山在吴县西南十二里的石湖上,又名楞伽山。山顶有楞伽寺,又名上方寺。寺旁有一塔岿峙,共七层,是隋代大业四年吴郡太守李显所建。严德盛撰有塔铭,据说:“以九舍利置其中,金瓶外重,石椁周护,留诸弗朽,遇火而不烧,守诸不移,漂劫水而不易。”果然自隋代至今,依然兀立山上,为石湖上一大好点缀品,上方山要是少此一塔,未免减色了。

  我对于上方山并无好感,以为它既没有什么奇峰怪石,也没有什么古树丛林,实在太平凡了。可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、皮日休、陆龟蒙等都有题咏,给予它很高的评价。此外,如许浑诗云:

碧烟秋寺泛湖来,水浸城根古堞摧。

尽日伤心人未见,石楠花满旧楼台。

张祜诗云:

楼台山半腹,又此一径行。

树隔夫差苑,溪连勾践城。

上坡松径涩,深坐石池清。

况是西峰顶,凄凉故国情。

  唐以下千百年间,也有不少诗人词客加以歌颂,大约古代的上方山,确是一个可以流连的所在。据徐鸣时《横溪录》载,寺旧有白云径、清镜阁、双冷泉、楞伽室、藏辉斋、先月楼、青莲峰诸胜,而现在全都没有了。山的东南麓,有普陀岩,有石池、石梁。清高宗南巡时,曾到过这里,我却没有留心到,将来定要去寻访一下。

  明代袁宏道游了上方山,曾把它和虎丘作比,他说:“余尝谓上方以山胜,虎丘以他山胜,虎丘如冶女艳妆,掩映帘箔;上方如披褐道士,丰神特秀。两者敦优劣哉?亦各从所好也矣。”他说上方山的丰神特秀,多分是得力于石湖之故,这是虎丘所比不上的。至于古迹之多,如剑池、千人石、憨憨泉、真娘墓等,都是宝物,又岂上方所可比拟,那就该让虎丘独有千古了。又清代词人陈维崧游上方山楞伽寺,恰值微雨,以《念奴桥》一词记其事:

  石湖幅,似春罗,铺在楞伽山下,上有丛祠荧赛火,照遍盘门万瓦。白马三郎,青溪小妹,绣幔摇春夜,凭阑遥望,水云苍莽难画。

  来往招飐花枝,蘸些微雨,倍觉添妖冶。鬓缕柳丝都一样,总受东风飘洒,乱石坡陀,群峰峭茜,满径沾兰麝,半湖纯黑,伍胥潮又来也。

  这一首词,也把上方山描写得很好。而石湖确是给它借光不少的。

  陈词中所谓“上有丛祠荧赛火”,也许是说的五通祠吧?祠供五通神,巫觋借以敛钱,说得活灵活现。康熙二十四年,巡抚汤斌把这祠摧毁了,并投其像于太湖中,在那个时代,居然能破除迷信,的确是难能可贵的事。后来虽有人曾重塑一像,供奉如旧。到了一九二九年间,吴县令王引才又效法汤斌,把那像沉到石湖里去,一时香火断绝,但不知现在寺中,有没有五通神像供奉着呢?

  我以为石湖自有旅游的价值,而上方山非用人工点缀一下不可。第一要着就得多种些树木,使它绿化,而湮没了的乱石坡陀,也须使它们全部显现出来,重见天日,那么登眺时就大有可观,而上方一塔,也不觉得寂寞了。果然,从一九五八年以来,上方山的旧面貌突然变了,换上了碧绿鲜妍的新装。由于一大批各机关的干部和初中、高中毕业的学生在山上山下努力开荒,种下了千株万株的果树以及不计其数的瓜秧、山芋秧,历年都庆丰收。

 

 

石湖渔家村赋——以题字为韵并序

当代·余洁

 

  吾家新迁石湖渔家村,就宋参政范成大“天镜阁”故址建一别墅,题曰“觉庵”。湖山有主,风月无边,家父命作一赋:

  红日初生,清山乍碧,沙鸥两三,鱼罾千百。橹声蓼渚微阅,人语萱花浅隔。雾破而渐呈岸影,远村近村;烟开而顿现山容,旧石新石。

  昔范参政卜居于此也。波清水阔,岸曲堤纾,垂杨远接,芳草细铺。人筑雅宜之屋,天开名胜之阁。且住为佳,红豆最怜南国;此间可乐,石湖也似西湖。

  罢钓归余,人影满渠,栊舟系岸,折柳携鱼。日落而人家炊起,秋深而水国花流。试看越来溪头,无村不水;更胜武陵源里,有艇皆渔。

  是村也。蚕桑共乐,鸡犬不哗,人来沽酒,客到烹茶。开轩而面场圃,把酒而话桑麻。含烟深柳千层,酒帘处处;临水斜阳一片,渔网家家。

  歌曰:白云兮出岫,红树兮缭垣,长天兮雁过,近水兮鸦翻。范公去兮千载,吾家来兮一门。旧址重建兮天镜之阁,新居小住兮渔家之村。

  注:余洁,余觉之亲生女,幼承庭训。该赋范烟桥曾赞:“清言妙思,真不栉进士也。”


首页 景区概况 景群介绍 植物园 动物园 滨湖区 渔家村 旺山景区 新闻资讯 文化轶事 游客中心

友情链接:拙政园 狮子林 留园 网师园 沧浪亭 平江路 姑苏历史街区旅游 天平山风景区 虎丘山风景名胜区 枫桥风景名胜区

苏州石湖管理处 地址:苏州市上方山行春桥堍 咨询中心:0512—68430070、69373218

苏ICP 备15000804号-3 技术支持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