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访古丨楞伽塔前

2021-03-26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033.jpg

上方山雪景-楞伽塔,图源:苏州市植物园官微

 

1

 

早就知道,楞伽是一座山,在斯里兰卡,相传佛在此讲过经。

 

而《楞伽经》,是我买来的第一本佛经,中华书局的版本,佛教十三经之一,和一大摞书被我一起抱回家,很快就束之高阁了。

 

清代的姚鼐有诗:“欲偕投绂老,终日问《楞伽》。”可我哪有时间去“问”呢?这些年,人事倥偬,房子、迁居、儿子的身体,俗事绕身,那些需要急功近利去读的书都顾不上翻,哪有时间去读佛经呢。但我一直记得它淡黄色的封面,有一种沉静的美。所以,我时时安慰自己,尘世里滚打摸爬也是修行啊,等我在滚滚红尘里修炼得差不多了,结缘再读《楞伽经》吧。不过,楞伽一词倒是一直稳坐于心,大山一般令人望而生畏,以至于我新鲜的生活里出现了楞伽塔时,也不敢冒然造访,生怕自己的浅薄配不上它的高大与威严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059.jpg

楞伽塔,图源网络

 

2015年初夏,我还在北京的鲁迅文学院深造学习时,好事多磨的一纸调令从天而降,我从甘肃天水要去苏州吴中的一家文化单位工作了,于是,我从北京匆匆赶往苏州办理调动手续。车过友新高架时,远远望去,车窗右侧的远山上有一座塔,高耸如云。

 

问之,接站的朋友答曰:“楞伽塔”。

 

朋友还补充了一句:塔下有寺,叫上方寺,那座山就叫上方山。

 

哦。

 

——我轻许了一声,没作任何回答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125.jpg

上方山,图源:苏州市石湖景区管理处官网

 

之后,楞伽塔以50迈的速度在我的视野里撤退,直到消失。但我从此再没有忘掉它,并坚信迟早有一天还会遇到。果然,两个月后,当我把一个异乡人的肉身安放在石湖之畔的时候,楞伽塔再次出现了。每天上下班,驾车行驶在友新高架时,只要稍微扭下头,就能看到它在上方山巅不愠不火地矗立着。偶尔去石湖边散步,站在北塘桥上,也能于灯影树影的空隙里看到它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148.png

楞伽塔,图源:苏州市石湖景区管理处官网

 

2

 

不止日常生活,就在典籍里也常常与楞伽塔不期而遇。我最喜欢的是大才子袁宏道的这几句:

 

虎丘如冶女艳妆,掩映帘箔,上方如披褐道士,丰神特秀。

 

这不是写上方山吗?

 

是的。

 

但我也没有征引错误。他写的是上方山跟虎丘的不同之处,但何尝又不是虎丘塔跟楞伽塔的区别呢。苏州多古塔,这几年我专门看过的就有北寺塔、盘门的瑞光塔以及灵岩寺塔。而年代最久的当属虎丘塔,楞伽塔排行老二。所以,袁宏道把老大和老二拉在一起比较,也不无道理。

 

如果说要选一首诗歌的话,我觉得郑元佑的《楞伽塔》最佳:

 

危峰耸浮屠,七级雕阑曲。

影落湖波心,鱼龙骇常伏。

 

这是他《石湖十二咏》里的一首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231.jpg

乾隆御道,图源:苏州市植物园官微

 

楞伽塔自建以来,一直受文人墨客吟诵之爱,就连达官贵人也乐此不疲。乾隆皇帝数次下江南,总要来上方山,赏湖,观塔,休憩,喝茶,留下了《雨中游上方》《上方山楞伽寺》《游上方山》等诗作。正因为他每下江南必访上方山,这里也留下了一条御道——或者说,这就是当年方便他上山而专门铺筑的一条山路。其线路是自乾隆行宫遗址起,蜿蜒到郊台,再沿岭直上,差不多一千米左右。我走过这条小路,皆由花岗石石片筑成,古意盈盈,石片以佛珠状排列,每隔十米左右就嵌有麒麟、蝙蝠、宝瓶状的图案,以祈吉祥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255.jpg
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334.jpg
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357.jpg

上:寿龟 中:灵猴 下:蝙蝠

图源:苏州市植物园官微

 

这也是通往楞伽塔的古道,宜雨天,一个人缓缓地走。

 

3

 

而楞伽塔的历史,要上溯到隋大业四年(608)。这一年,吴郡太守李显之所以动意建造此塔,是“树因之最,无过起塔”。在这位太守看来,修筑塔是一件隐隐有天意的事。后来,重建于宋太平兴国三年(978),塔壁上保存的“太平兴国三年”“戊寅岁重建”等塔砖铭文就是明证。

 

塔八角七层,塔身为砖砌筑而成,但外观似仿楼阁式木塔,各层高度依次递减,平面大小亦相应逐层收敛,故而整体比例和谐,又显得挺拔玲珑。人生是一场不停的修补艺术,塔,又何尝不是呢。楞伽塔建了坏,坏了重修,经历曲折。但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虽经多次修复,但基本结构仍保持北宋特征,是一处江南一带研究唐宋年间砖塔演变的重要实物例证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450.png

重修塔记碑,图源:新世纪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博客

 

楞伽塔最近一次维修,是2011年,主要围绕塔身维修、塔刹恢复和塔院整治进行。当时,一个较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楞伽塔的塔身稍微向西倾斜,但有专家说这并不会导致古塔倒塌。思无邪,但塔有邪。且不说意大利的比萨斜塔,仅在苏州,虎丘塔就是斜的,楞伽塔应该算苏州的第二斜塔了。

 

不过,它只是微微一倾,稍不留神,也是看不出来的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521.jpg

楞伽塔,图源:苏州市植物园官网

 

4

 

我第一次站在楞伽塔前,是一个秋桂飘香的早晨。

 

出小区门,顺着圣陶路步行,约略一个小时,可至塔院。塔院分前后两进,第一进正殿,见到一幅楹联,很是喜欢:

 

串月入归,村坫争酤新郭酒。

行春社散,旗事传唱石湖间。

 

因为不是周末,游客稀少,可以由着性子绕塔转上几圈,也不会招来怪异的目光。在此处远望,果然是湖光水色尽收眼底。转身,太湖诸峰也依稀可见。我更愿意多看看石湖。我厮身于此,算是一往情深吧。甚至,我能认出自己夜跑的路线:北塘桥,滨湖路,石堤,再从西施路折回来。晨风吹来,桂香的味道更浓更烈了。要是能做一个闲人,天天在这里登高望远,也是一桩美事。

 

是啊,更远处友新高架上的滚滚车流,会把人的所有痴心妄想打回现形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601.jpg

秋之石湖,图源:苏州市石湖景区管理处官网


5

 

山有灵,湖有魂。

 

塔呢,更像是灵与魂的一个忠实观察者。

 

楞伽塔,在石湖之侧,在上方山顶,用佛的眼睛注视着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,也见证着一座古城的沧桑巨变。只是,它不似掌握话语权的人那样滔滔不绝地讲出来,它最高贵的品质恰恰是自始至终沉默不言。楞伽塔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内心。我们生而为人,在楞伽塔下苟且偷生,当心存敬畏。我常常告诫自己,我的生活中有一座楞伽塔,在不远处能够望得见我,我得放下虚妄,真诚、谦卑、朴素地生活,每天醒来,都是一场重生啊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632.jpg

楞伽塔(局部),图源:苏州市文广旅局官微

 

后来,我读到了隋朝严德盛撰写的《横山顶舍利灵塔铭》,真是一篇洋洋洒洒的美文。其中,铭文这一段是这样写的:

 

独善非德,兼济为功。俱成法雨,用息尘笼。

 

6

 

2002年,楞伽塔院建亭悬钟。亭柱上有联,而我偏偏注意到了这六个字:壬午岁清和月。

 

壬午岁,是年份,清和月,就是农历四月。

 

但我又想自由组合一下,倘若仅取“岁清和月”四个字,也很有雅意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326163706.jpg

塔院平台上的钟亭,图源:新世纪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博客

 

有一座古塔在你的日常里高耸如云,这样的古塔仿佛灯塔,既关诗情,又有让人心生天下大定的妥然之感,似乎总能从凡俗的尘世里领取一份神秘力量的庇护与加持。

 

这,也是楞伽塔给吴中大地的暗示。


文章来源:“吴中博物馆”微信公众号